标签:球探

2017世界女子冰壶

由世界冰壶联合会主办,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和北京市体育局联合承办的2017年北京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于3月18日至26日在首都体育馆举行。该项赛事是冬季奥运会外世界最高水平的女子冰壶比赛,每年举办一届,具有极高的竞技性和观赏性。

昨天下午,康比特2017年北京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结束了下午场的争夺,中国队以7比6战胜韩国队,赢得开赛以来的首场胜利。

前三轮比赛中,中国队先后输给了加拿大队、瑞士队和捷克队,未尝胜绩,进入复赛前景不容乐观。比赛开始前,王冰玉和周妍的前队友、2009年世锦赛冠军成员岳清爽和柳荫特意赶到混采区,给中国队加油。

韩国队和中国队在上个月的亚冬会上交手两次,双方各胜一场,本届世锦赛前四轮比赛中,韩国队两胜两负,先后输给俄罗斯和德国,随后接连战胜丹麦和意大利。

比赛前两局,双方各得一分。第三局中国队先手,四垒王冰玉倒数第二壶投壶失误,韩国队获得两分。第四局中国队后手,韩国队四垒金恩贞出现失误,王冰玉抓住机会最后一壶稳稳进营,中国队获得3分,将比分反超为4比3。第五局,中国队凭借对方失误,偷得一分,以5比3领先结束上半场。

下半场,第六、七、八局,韩国队连扳三分将比分反超为6比5。第九局,中国队依靠后手优势拿到一分,将比分追至6平。关键的第十局,中国队和韩国队先后请求暂停,最终,韩国队四垒金恩贞第一投失误,中国队偷得一分,以7比6获得首胜。

胜利来之不易,当然也少不了一个“拥抱”的功劳,赛前两个熟悉的身影在混合采访区安静地等候着王冰玉等队员们的到来,并给每一位中国队员送上温暖的拥抱,那就是王冰玉和周妍曾经并肩作战过十几年的队友——柳荫和岳清爽。

已经退役的两人此次是以裁判的身份出现在世锦赛赛场。前三轮比赛,柳荫和岳清爽都在裁判台忙碌。第四轮比赛,中国队遭遇老对手韩国队,柳荫和岳清爽特意赶到混采区等待队友们,给她们鼓励和支持。

岳清爽分析说,中国队的前三个对手实力都十分强劲,首次作为东道主出战的中国队前三场表现还是有些紧张,前半场进入状态较慢,导致后半场局面有些被动。

对于接下来的比赛,岳清爽表示,只要放松心态,认真的对待每一场球,尽快的进入状态,中国队还有希望进入复赛。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由王冰玉、周妍、岳清爽、柳荫组成的中国女子冰壶队获得了世锦赛冠军。一年后,四人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为中国赢得了第一枚冬奥会女子冰壶的铜牌。这是继2014年首次成功举办世界男子冰壶锦标赛后,北京又再次承办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

世锦赛是冰壶项目除冬奥会之外水平最高的赛事,每年举办一届,由于名次将决定晋级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名额,因此比赛受到了高度重视,世界排名前十位的队伍中,除日本队外将全部参赛。

按照世界冰壶联合会的规定,2016年和2017年两届世锦赛的总积分排名前七位将获得参加冬奥会的资格。由于中国队未能参加2016年世锦赛,因此在本届世锦赛上想要获得直通平昌的名额难度极大。

据了解,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接触和引进冰壶运动。2000年,我国举行了第一次全国冰壶锦标赛。2006至2007年间,我国成功举办了泛太平洋青少年冰壶锦标赛、亚洲冬季运动会冰壶比赛,标志我国冰壶运动逐渐得到了国际认可。2009年,中国女队夺得世锦赛冠军之后,冰壶才逐渐走入中国大众的视野。

然而,目前冰壶运动在国内仍处于起步阶段,场馆很少,注册运动员只有不到900人,国内对于冰壶的了解和参与度不高。以北京为例,现在全城只有一个固定的冰壶运动场馆,玩冰壶的人也很少。

北京市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充分利用这次国际大赛推广和普及冰壶运动。组委会在场馆观众入口处搭建了一个展示区,宣传冰壶、世锦赛相关知识,还设置了一个10米长的迷你冰壶体验区。在比赛结束之后,27日至30日,组委会将保留比赛的冰道,用于开展群众性冰壶推广体验活动。此外,为了能够在青少年中推广冰壶运动,组委会还与各方协商,将组织64000名大中小学学生到现场观看比赛。

北京曾在2014年举办了世界男子冰壶锦标赛,如今在申办冬奥会成功之后,又迎来了女子世界锦标赛。作为世界最高水平的比赛,世锦赛的赛事组织标准同冬奥会不相上下。比赛地首都体育馆也是2022年冬奥会比赛场地之一,这对于冬奥筹办来说是难得的热身机会。此外,组委会既邀请了来自加拿大的世界顶级制冰师,也从国内选派了12名制冰师和32名裁判参与赛事组织工作,为北京冬奥会储备人才。

冰壶世锦赛开赛不到两天,看台上的一对老年外国夫妇就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两人独具特色的异域穿着格外引人注目,男士头戴夸张的红色假发,白胡须染成了红色枫叶的模样。女士头戴加拿大国旗发饰,双颊上贴着枫叶国旗。

这对来自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约克顿的夫妇名叫汉斯(Hans)和朱迪(Judy),是十足的冰壶迷。年轻时他们都喜欢打冰壶,退休后则成了女子冰壶世锦赛的忠实观众。每年女子冰壶世锦赛,他们都会前往现场观赛,跟着女子冰壶赛去了丹麦、拉脱维亚、日本等国家。自然,他们也不会错过加拿大国内、省内的各类冰壶比赛,沉浸在冰壶运动的独特魅力之中。

去年加拿大斯威夫特卡伦特世锦赛,夫妻二人全程观赛。今年的北京世锦赛,他们同样如约而至,并将在现场观看所有场次的比赛。当被问及最喜欢哪支队伍时,汉斯显得很为难,他笑着说:“我支持所有的队伍!在九天的比赛里,我们会化所有队伍的妆。”尽管装扮妥当需要花两个小时,二人仍然乐此不疲,因为这样做可以给现场观众带来乐趣,也能给队员传递鼓励。

内行看门道,喜欢化妆观赛的汉斯对所有的球队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他说今天所有的队伍都表现得十分出色。汉斯期待中国队的比赛,他相信中国姑娘可以打出更好的成绩。

交谈过程中,不少场上的选手们与汉斯和朱迪招手致意,朱迪说:“所有的女子冰壶运动员和教练们都非常友善,他们经常和我们互动。尤其是中国队教练,他非常可爱。”

事实上,世锦赛前一周夫妇两人便来到北京,畅游了故宫、、长城等北京的历史文化遗迹,感受了北京的风俗人情。汉斯说:“北京人十分热情好客,我们很快就爱上了北京。我们都非常喜欢开幕式上的京剧表演,希望能欣赏到更多的中国艺术”。

在问及今后是否还会来中国时,汉斯十分激动地表达了他的心情,他说,他们很想将来能有机会再来北京,尤其是希望能来观看2022年冬奥会。

除此之外,每逢加拿大队比赛,看台上也总有几位观众手持加拿大国旗,举着自制加油牌为加拿大队奋力加油。每当加拿大队的二垒队员Joanne Courtney投壶时,加油声音就格外响亮。他们是Joanne的父母和妹妹,这次是专程从加拿大飞到北京来观看冰壶世锦赛。本届世锦赛是Joanne第一次代表加拿大出战世锦赛,Joanne的爸爸介绍说,女儿很兴奋能来中国参加世锦赛,一家人都全力支持她,这次特意组成了“梦之队”来为女儿加油。

两天前,Ryan一家抵达北京,这是全家人第一次踏上亚洲的土地,他们计划在没有加拿大队比赛的时候游览一下北京,颐和园、长城、十三陵等景点都在Ryan的计划清单上。

北京给Ryan一家留下了美好的印象,Ryan表示,如果女儿能有机会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他一定会带着家人重返北京,现场给女儿加油。

当然,除了这些,场均6000的中国观众也让冰壶赛场显得格外的热闹,希望接下来几天里,热情的观众们可以好好享受比赛带给她们的快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en-han.cn/,埃瓦尔队

球探号外第十八期-足协发布中超新政_央广网

足协官方宣布新政,新赛季中超联赛每场比赛外援累计上场只能3人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en-han.cn/,埃瓦尔队中超中甲上场运动员名单中应列入至少二名U23国内运动员,其中一名U23国内运动员应为首发运动员。

中国足协官方宣布了推行的新政,2017年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外援虽然仍旧可以签下5名,但是每场比赛累计上场只能3人次,不再区分亚外和非亚外。另外,在2017赛季中超、中甲联赛中,上场运动员名单中应列入至少二名U23国内运动员(1994年1月1日后出生),其中一名U23国内运动员应为首发运动员。

“我觉得足协的意图可以理解,但是推出的时间显得太仓促了。”正在多哈率队冬训的上港主教练博阿斯评价足协新政,“此外,新政也会让中国年轻球员、中国球员的身价更加疯狂。”

不仅如此,足协不偏不倚,毫无缓冲期的在这个时间提出新政,让人更摸不到头脑。

在不少俱乐部大手笔引援,为中超和亚冠成绩拼一把的时候,足协给俱乐部来了个急刹车。足协的做法不负责任的把问题全都抛给了俱乐部。外援突然限制数量,那俱乐部与外援签好的合同如何履行?违反契约合同,外援可能因为出场时间产生纠纷,损害的不仅是俱乐部的契约精神和信誉,更是在砸中超联赛的招牌,以后哪个外援还敢来朝令夕改的中超踢球?

其次,突然废止5外援政策,真的就有利于中国足球进步了吗?实际上是在助推中国球员本来就身价虚高的市场,你花1.5亿买个外援回来,他就能够给球队带来实实在在1.5亿甚至更高的能力,但是你看看市场上身价1.5亿的中国球员,能力如何?能在国家队比赛中发挥什么作用?

在这个转会期,中甲球员的身价都以亿来计算了。一亿人民币的转会费似乎只是中国球员身价的起点,足协的新政必然让中国球员身价再次大爆发,U23年轻球员也成了转会市场上的香饽饽,“足协新政意在抑制烧钱?”足协说出来自己可能都不信。

类似的政策在中国足球的顶级联赛中并不是第一次推行,2002年甲A联赛,足协曾经出台过类似的政策,每队必须确保有一名21岁以下年轻队员出场,当时很多球队都是补时阶段才派上U21的队员。这补时上去凑数的U21球员无疑是应对政策的工具,对球员的心理和成长想必都没多大好处。

对于U23球员的使用情况,新政也只是规定了必须首发。在青训储备不足,球员能力不够的情况下,俱乐部很可能干脆浪费掉一个换人名额,在第一次死球的情况下,就将U23队员换下。

另外,如果U23国家队集训,一支球队没了U23球员,那这支球队怎么办?从青训十几岁的孩子中挑一个强行上场凑人数?这项政策还有一处致命的问题,U23也就是1994年的球员,如果在2017年中超联赛中得到成长,成为俱乐部主力一员也就罢了,但如果得不到成长,第二年新政仍旧执行U23,之前的1994年出生的球员何去何从?难道一年之后就让他消失吗?这样的话,年轻球员未必得到成长,反而会害了他们。

有能力的U23球员自然能够得到首发的位置,没有能力的球员让他强行占据一个首发位置,不仅对其他球员不公平,而且作为场上的漏洞必然招致各种责骂,第二年干脆消失,年轻球员在足协的政策下可能得到成长,也可能直接被毁掉。揠苗助长的故事足协竟然不懂,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

里皮就任国足主帅职位,不仅仅是主教练这么简单,而是中国足球规划的总设计师。在里皮的采访中透露,他之所以接受这个职位,是因为在足协之上有一位更高层的神秘人物打电话邀请他,提出的条件让他“无法拒绝”。

任何改革都需要一个时机。“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后,如果说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算是落实《方案》中“调整改革中国足球协会”的一个标志的话,则此次中国足协请来里皮出任国家队主教练,应是落实《方案》中“推进国家足球队改革发展”的一次难得机遇。对中国足球、中国足协而言,聘请里皮应对这次12强赛、争取12强赛出线,不应该是最终目标,而借助里皮的到任,把国家队建设工作制度化、体系化,将显得更有现实意义,并在这个基础上努力为今后国家队乃至各级国字号队伍冲击大赛奠定基础、建立起一个有效的机制,让未来的各级男女国字号队伍因此受益。

里皮上任后,国足在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和两场中国杯比赛的表现,焕然一新,也让人对国足有了小小的期待,中国足协在自身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从结果上来看,是令大家都满意的。

2016年2月,足协主席蔡振华和几位副主席出席了《中国足球改革改革总体方案》印发一周年的座谈会时,提出了年底组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管理机构即中国职业足球联盟。不过据《足球》报道,2016年最后一天中国足协突然放弃此前一直讨论的联盟章程,这引发了体育总局的不满。

最初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为了更好发展职业联赛,并且和国际足球接轨,在借鉴国外先进足球经验基础上成立职业联盟,未来这一机构将取代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是和中国足协平级的一级社团法人组织。

不过10个多月时间过去,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组建一事至今还没有敲定,这让体育总局方面不甚满意。中国足协坚持要对联盟进行督管,要求在主席等职务上拥有人事权,这显然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中国足协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精神违背。尽管俱乐部方面做出了让步,但始终未和中国足协达成一致。

前不久,足协在向总局领导汇报了中国足球改革各层面的进展情况时,苟仲文提出了批评意见,认为足协应该放手,让俱乐部成为职业联盟的主体,不该插手俱乐部事务,并要求尽快成立职业联盟,1月必须完成职业联盟的章程修订,3月挂牌。总局还表示,联盟主席不能由足协任命。

在2016年最后一天,足协领导以行政方式撤换了原筹备工作组组长,而且在未经俱乐部同意的情况下决定放弃以前达成共识的《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章程》(草案),并拿出了曾经被总局否决的章程草案。由于两个版本草案差异很大,这意味着筹备工作组和足协从10月15日开始的谈判工作全部白废,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目前双方的分歧除了章程外,就是主席人选的产生。足协要求职业联盟的联赛和业务开展必须在足协授权下进行,这意味着联盟不是与足协平级的社团法人单位。

其次,足协提出主席人选应由自己提名,而不是按照社团法人单位章程选举产生。第三,中国足协要审批职业联盟赛事,这引发了俱乐部的不满。第四,其他诸如代表人选比例等,都与职业联盟的实际情况有偏差。

俱乐部方面人士表示:“既然是职业联盟,就要由职业俱乐部做主。如果不这样的话,还不如不成立,就这么玩下去算了。显然,现在足协还不想放权”。

阿森纳官网哭穷:不得已裁员55人 首席球探惨遭解雇

北京时间8月5日晚间,英超豪门阿森纳官方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因财政紧张,球队将解雇55名员工。针对此事,外界进行了热议,枪迷纷纷怒骂克伦克。而根据《每日邮报》的消息,阿森纳已经将球队的首席球探解雇了。

在官方网站上,阿森纳表示:“和其他俱乐部一样,我们也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很大影响。转播商、比赛日以及商业活动的收入都明显下降,这些负面影响在下赛季还会存在。这段时期是球队134年来最有挑战性的,我们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球员、教练以及高层的降薪。”

“我们必须指出,俱乐部在收入上的减少远远超出了预期。下赛季的开局阶段,球迷依然无法进入球场看球,全球经济也不乐观,这会进一步影响球队的收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en-han.cn/,埃瓦尔队最近几年,我们招聘了一些员工,这是为了让球队更好的运转。由于俱乐部收入下降,我们必须削减支出。非常不幸的是,我们需要裁员55人。”

“我们并不是草率做出这个决定的。在此之前,俱乐部认真的研究了各方面的财政。这个提议从现在开始进入30天的咨询期。不管怎样,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球队更好的发展,是为了让俱乐部保持竞争力。”阿森纳官方表示。

在社交网络上,很多足球记者以及名宿都对阿森纳的行为提出了批评和指责。阿森纳刚刚获得了足总杯冠军,这可以让他们获得最高4100万镑的收入。此外,阿森纳老板克伦克的资产在2020年已经上涨了3亿镑,他个人的总资产高达81亿镑。然而,就为了节省200万镑的资金,阿森纳竟然要一口气解雇55名员工。

《邮报》透露阿森纳已经解雇了他们的球探主管、首席球探卡吉高。51岁的卡吉高属于阿森纳队内的资深老臣,为这支球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97年,当时28岁的卡吉高正式加入枪手。目前,他已经在阿森纳工作了23年。法布雷加斯、马丁内利、贝莱林等球员都是卡吉高挖掘出来的,《邮报》称卡吉高在阿森纳签范佩西、桑切斯、卡索拉等人的过程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此外,阿森纳接下来还要解雇彼得-克拉克(英国区域球探主管)和布莱恩-麦克德莫特(招聘专家)。

如此疯狂的裁员之后,阿森纳今夏还会砸钱买人吗?这是枪迷最关心的。对于这个问题,英国记者Mark Bryans表示:“根据我的了解,阿森纳今夏的引援计划将维持不变,不会受到裁员计划的影响。”据悉,阿森纳正在努力签下威廉和库蒂尼奥。